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独家 | 弘毅投资邱谆:“虚假的”虚拟人,我是不会投的

独家 | 弘毅投资邱谆:“虚假的”虚拟人,我是不会投的

分类:科技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数字化是投资元宇宙的底层逻辑。

作者 | 巴里

编辑 | 子钺

图片来源 | 受访者

Facebook改名Meta、微软打造“企业元宇宙”、英伟达发布元宇宙平台……大洋彼岸的美国,硅谷的CEO们都在欢呼着迎接元宇宙时代的来临。

硅谷颇具影响力的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认为,元宇宙就像移动互联网一样,将带来数万亿美元的价值,覆盖全球几乎所有行业和市场。

“无论是此前的Facebook、微软还是国内的腾讯、字节跳动等巨头,无一例外都在业务的发展上承压,将元宇宙作为明确的Next big thing成为了他们共同的选择”,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邱谆在接受创业邦(ichuangyebang)“元宇宙投资观察”专访时表示。

作为一名资深的跨境投资人,邱谆对于这波元宇宙热潮的洞察来源于其20多年的产业和投资经验。

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邱谆直接以全奖进入美国工科排名前十的南加州大学攻读计算机人工智能博士方向。此后,他在美国硅谷的Brocade Communications和思科系统公司担任了超过12年高管。回国后,他又在腾讯担任云计算部门T4专家和技术总监。

与人们通常所理解的XR(包括AR、VR、MR)、游戏等狭义元宇宙不同,邱谆从广义上认为,元宇宙的核心就是数字化。未来,整个世界将会被一个巨大的机器人所接管。这个巨大的机器人包括动力、感知和计算三部分。

针对目前融资火爆的虚拟人赛道,他特别谈到,不少虚拟人项目只相当于一个自动化程序,按照设定好的脚本念台词。这种纯人工控制的虚拟人项目,基本不具备投资价值。实际上,虚拟人应是一个强人工智能属性的领域。

对于元宇宙创业者来,邱谆建议两点:一是抓住技术核心,至少具备一项数字化的软件栈核心能力。第二,找准一个具体的应用场景。很多创业者现在还处于“拿着锤子找钉子”的状态。

“从短期来看,元宇宙的热度或将很快降低,尤其是XR赛道今年下半年可能会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他谈到,元宇宙应被视为一个长期概念,也许两三年之后,又会以一个新的视角重新掀起一股热潮。

整个世界是一台大机器人

数字化是元宇宙的核心

创业邦:元宇宙热潮已经持续一年了,您现在是如何看待的?

邱谆:元宇宙之所以有这波热潮,与Facebook改名Meta密不可分。因此,我们很有必要研究一下Facebook。

早在PC互联网时代,Facebook就已经崛起为全球互联网巨头,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不仅推出了Messenger,还收购了Instagram、WhatsApp等公司。但再往后面发展,Facebook如今也越来越受到个人隐私问题的困扰,多次受到监管机构的问询和罚款,其产品和业务的发展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因此,Facebook一定要找到一个明确的Next big thing。

先是2014年,Facebook押注XR,以20亿美元收购了VR公司Oculus。2019年,Facebook发起了加密数字货币项目Libra,意在布局移动支付。同年,Facebook还收购了云游戏公司PlayGiga,计划进一步进军视频游戏市场。

不过,这些面向未来的布局显然都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在压力之中,Facebook改名Meta可以看做是一场炒作,不仅可以博得大量的眼球,赚取大量的流量,也可以让股东和用户明确知道公司未来将押注元宇宙。

其实,微软也面临类似的处境,但比Facebook要好很多,毕竟微软的业务基础更扎实。但由于游戏业务还没有成为微软的Next big thing,HoloLens此前也面临项目暂停、濒临解散的风险。因此,在Facebook改名Meta后,微软正式宣布进军“企业元宇宙”。

在国内,元宇宙概念诞生一年前,腾讯就曾提出全真互联网。实际上,腾讯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想让全真互联网成为其Next big thing。尽管全真互联网在业内很多人都有所耳闻,但由于腾讯自身的能量和决心还是要弱于国外巨头,并未掀起一股浪潮。直到Facebook抛出元宇宙概念,腾讯才自然而然地转换到了元宇宙这列快车上,并指出元宇宙就是全真互联网。

因此,如果是在产业界足够久的人,就会对元宇宙概念非常熟悉。巨头们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Meta的出现也可能是历史上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为自己转型所做的PR事件。

虽然Facebook借助这一波炒作成功地提高了自己的市值,但实际上并未完全奏效,其活跃度、在线时长正在被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逐渐赶超,押注的新业务也还没跑出来,并且传出解散AR和VR操作系统开发团队的消息。

但Facebook改名Meta的意义在于,成功的将元宇宙概念炒热了,这让整个业界开始思考互联网的Next big thing到底是什么。在这个选择上,百度的Next big thing是人工智能,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显然元宇宙的想象空间会更大。

创业邦:您是如何理解元宇宙的?哪些赛道的公司可以被称之为元宇宙公司?

邱谆:元宇宙有狭义和广义两种定义。从狭义上来看,元宇宙主要包括三条赛道:

第一是XR。Facebook之所以能够提出元宇宙,是与其核心业务密切相关的。例如,Oculus Quest 2的销量已经突破1000万台,这也代表着Meta已经形成了一定用户群基础。

第二是区块链,包括与之相关的Web3和NFT技术。

第三是游戏。2003年的《第二人生》被视为早期元宇宙的代表,当时还处在PC互联网时代,在虚拟世界中,人们可以买卖房产,已经有了一套较为完善的经济系统。后来,《Roblox》、《堡垒之夜》、《我的世界》等游戏陆续出现,这其中的沉浸感、独立的经济系统都非常符合元宇宙的理念。这也是之所以Facebook发力游戏、微软以高达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的真正原因。

这三个领域的公司很容易被贴上元宇宙的标签,也符合大家对于元宇宙公司的期盼。

相对于狭义元宇宙,广义元宇宙可以理解为在现有的、真实的宇宙之外,还有一个与之平行的、虚拟的世界,其最大的特点是能够超越物理的空间和时间。

如果说现有的世界是由原子和各种材料组成,那么广义上的元宇宙就是一个以代码和程序形式运行的软件,是一个数字化的世界。例如,微信、QQ都是数字化的沟通工具,从这个角度理解,它们也是元宇宙的概念。

实际上,在数字化技术诞生之前,人们想出了很多方法替代现有世界,其中工业革命最重要的发明就是机器。机器可以理解为是人类的延展。当机器延展充斥到极限的时候,整个世界就变成一个巨大的机器(准确说是机器人,简单理解就是一台计算机),最终就会形成元宇宙的世界。

人类原有的感知通过眼耳口鼻来实现,但现在甚至连思考也完全可以用机器(计算机)的方式模拟出来,整个世界将会被个巨大的机器所接管。在这个巨大的机器中,包括动力、感知和计算三部分,对应到人体就是“肌肉”、“感官”和“大脑”。

  • 首先要有动力和执行,例如各种机械臂、动力电池、功率半导体, 氢能源、光伏等都能够给机器提供动力。

  • 其次要有感知,包括自动驾驶所使用的激光雷达和毫米波雷达,以及摄像头, 触控/压力传感器、温湿度传感器、磁场传感器、惯性传感器等各类传感器,就相当于人的感官。

  • 最后是计算,机器人的算力都要依靠于芯片和软件算法。

当这三部分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元宇宙机器人,人类未来会生活在一个完全数字化的世界当中,当今的每个行业包括制造、能源、医疗、零售、出行等等,都将分别用这样的一个巨型机器人来完全实现。

这其中,数字化是贯穿所有环节的核心,这个过程也就是大家通俗说的”数字化转型”以及“软件定义一切”

“纯人工控制的虚拟人项目

基本没有投资价值”

创业邦:弘毅投资对于元宇宙整个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看好哪些细分赛道的创业机会?

邱谆:相较于“肌肉”和“感官”,我们的投资逻辑更多地会从数字化的角度出发,关注与“大脑”相关的算力(包括基于ARM、RISC-V等架构的CPU、GPU等芯片)、AI(机器人、无人驾驶)、云计算基础软件及通信技术(5G、6G)以及制造、医疗、零售、物流等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等方向。

我不会太重点关注激光雷达、动力电池这些数字化成分较弱的纯硬件。如果是以软件的方式驱动动力电池、激光雷达,进而衍生出的软件定义汽车这样一个概念,我就会非常感兴趣。

例如,特斯拉就是一家妥妥的软件公司,它的核心创新是在电源管理、E/E架构以及自动驾驶等方面的软件能力(即“大脑”)。但如果一家造车新势力只是纯硬件,将车体、底盘造出来,再装上动力电池,我们就不会对此感兴趣。

因此,数字化是我们投资元宇宙的底层逻辑。可以说,元宇宙是一种非常好的能将这些技术梳理起来的提纲挈领的方式和视角。

创业邦:您认为目前元宇宙相关赛道面临哪些发展瓶颈?

邱谆:以狭义元宇宙来说,首先来看XR。XR的发展已经经历过一个周期的起伏,尽管现在诞生出了元宇宙概念,但XR本身与此前相比并没有太多不同。

现有的头显产品从技术上来说仍存在四大瓶颈:一是显示技术,例如现有的光波导技术尚不成熟;其次是如何在轻巧的机身中实现强大的算力和带宽;第三是定位能力,头显设备定位的精确度会直接影响用户的眩晕感,这在内容制作的时长上也会带来更多的束缚。第四,在内容制作方式上,用什么样的拍摄设备来捕捉画面也是一个技术难题。

从物理学、计算机科学到电影学,这些难题涉及的领域很宽泛,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得以解决的。

其次来看区块链。尽管区块链存在一定的监管风险,但国家也在布局联盟链、NFT数字资产,并非一个完全被判死刑的行业。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波元宇宙的热度很大原因是被区块链所带动的。

可以说,数字资产凭证是元宇宙发展的关键要素,而NFT又是元宇宙中数字资产凭证的重要表现形式。现在,游戏行业也正在被区块链技术和NFT所颠覆,诞生出了Axie Infinity等区块链游戏。

第三是游戏。尽管有不少元宇宙特性的游戏陆续诞生,但毕竟还是游戏,始终脱离不开生态。近些年,之所以中国游戏领域投资事件不多,正是由于游戏的生态已经相对固定。在国内,腾讯、网易占据渠道的话语权,包括元宇宙在内的任何游戏都要考虑到其分发渠道。

因此,任何先进的理念都不可能超越现有的局限,一方面既要关注到其创新点,也要考虑到如何能够在现有的生态中,走出一条适合的路线。

创业邦:近来,虚拟人这条细分赛道融资火爆,您如何看待其在元宇宙中的定位?

邱谆:我认为虚拟人更应该划分在广义元宇宙中的AI赛道。这是由于“智商”是虚拟人的一个核心,即便虚拟人的形象渲染得再漂亮,有着再精巧的动作设计,更多的还是一个动画IP设计公司该做的事情。

虚拟人更应该是一个技术驱动的项目。依托于AI能力,虚拟人可以像小度音箱一样根据当时的场景进行合乎情理的、智能而非智障的人机对话,这就非常考验基于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的语义分析能力。因此,虚拟人实际上应该是一个强人工智能属性的领域。

如果一家公司把交互式智能音箱做得好,那么将这种技术复用在虚拟人上是不难的,而且会碾压现在市面上所谓的虚拟人。我也会把这家公司看作为一家AI公司来评判。

而现在一些虚拟人项目只相当于一个自动化程序,还需要人工输入大量的脚本来控制与虚拟人的对话。这就相当于按照设定好的脚本念台词,只是一款非常普通的软件而已。

从投资角度来说,一个纯靠图形渲染和人工控制的虚拟人基本不具备投资价值。

元宇宙创业切忌“拿着锤子找钉子”

创业邦:您对于元宇宙领域的创业者有何建议?

邱谆:从创业和投资的角度来说,我们通常喜欢星辰大海,看的是大的趋势和方向,但仰望星空之后还是要低头赶路,找准关键点和路径。

在狭义元宇宙中,相对于区块链和游戏,XR赛道的创业公司是有一定机会的。与做渠道和内容相比,我更看好的是能够在技术底层上找到一个关键点切入,来解决XR产业面临的瓶颈。

而元宇宙商业模式层面的创业,现在这个时间来看还太早。可以预见的是,XR技术更加适合应用于汽车上。在客厅里,XR的最大难点在于开放空间的定位和显示问题。但如果处于汽车这样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就更加容易做到精确定位,特别是随着未来自动驾驶更多地解放了驾驶员,将会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广义元宇宙是一个更为宽泛的领域,我有两点建议:

一是抓住技术核心。在软件定义时代,创业公司必须具备至少一项数字化的软件栈核心能力,例如数据中台、AI算法、机器人、自动驾驶。

第二,找准一个具体的应用场景。例如,机器人到底是应用在餐厅、工厂还是医院,要有一个清晰地落地场景;GPU到底是做通用计算还是做云游戏、视频渲染。

但现在,有很多创业者还处于“拿着锤子找钉子”的状态,认为自己拥有了一项能够震惊世界的技术,但往往没有具体的应用场景,任何技术都不是放之四海皆可用的。

创业邦:您认为元宇宙的热潮还会持续多久?

邱谆:从短期来看,我认为元宇宙的热度有可能很快就会降下来,今年下半年可能就会有比较明显的趋势。

从狭义元宇宙来说,游戏市场一直处于起起伏伏,区块链大概率还会维持现有热度,XR赛道的热度很有可能会将大幅度的下降。目前来看,无论是Meta还是微软,发力元宇宙显然已经遇到了一些阻碍。

我很庆幸在第一波XR热潮时没有投任何项目。回过头来看,当时大部分项目很有可能都活不到今天。即便是现在这个时间点再投,XR公司在这波热潮中的估值会有一定程度的上涨,但除非出现很大的技术突破,未来这些公司仍会有一些调整。

因此,我们应该将元宇宙看作是一个长期概念,也许过两三年之后,又会以一个新的视角重新掀起一股热潮。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作者:创业邦                                                    

       原文标题 : 独家 | 弘毅投资邱谆:“虚假的”虚拟人,我是不会投的

发布评论